关于我们

咨询热点

探讨科研仪器共享市场红火背后的困局 

 

当某种尖端科研仪器在欧美国家只有几台,但在我国却能找到十几甚至几十台时,您会为国内科研力量的“壮大”感到兴奋吗?

事实上,仅就数量而言,国内某些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设备拥有量并不次于国外。以某种型号的卫星地面接收站为例,美国在2009年只拥有16座就已满足需要,而我国早在2005年就建成了30座,仅北京就有8座。

然而,一些业内学者对此并不兴奋。相反,他们感到的是深深的忧虑。

  红火的背后

2011年底,中国仪器信息网公布了国内部分高校及科研院所当年下半年的仪器采购情况,涉及的单位为41所,用于购买科研设备的总金额达4.49亿元。其中,部分单位半年间用于科研仪器的采购经费就超过3600万元,采购费用最低的也达三四百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网站同时声明,该数据仅是对涉及金额较大、采购项目较多的招标、中标信息进行的统计。实际数字可能还要更多。

然而,当采购市场一片“红火”的同时,它们的使用情况又如何呢?

2008年,青岛市生产力促进中心曾作过一个统计,当年该市大型仪器年均开机时间为435小时,就是说,这些仪器一年开机只有18天。

华东理工大学实验室与装备处处长蓝闽波此前向媒体透露,一项针对全国高校40万元以上仪器设备使用情况的调查显示:目前国内有近一半高校大型仪器的使用效率不高,近1/3的大型仪器使用效率极低。

换句话说,国内的大型仪器虽然数量众多,但其中至少2/3以上的使用效率有待提高。

  评价体系有问题

上世纪90年代,中科院院士饶子和曾在英国学习工作了一段时间。他发现,当地一所大学购买了某台尖端科研仪器后,该地区其他大学就不再重复购买,而是借助相关政策,实行仪器共享。

“这样的模式无疑为高校和科研院所省下了大量资金。然而遗憾的是,这些经验直到20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被我国相关机构学习。一台重要仪器的共享不但在校际,甚至在校内都很难推广。”饶子和说。

“这其实有一个认识误区。”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王树国表示,很多人都将不同科研机构间的关系定义为“竞争关系”,似乎 将科研仪器借给别人使用,就是在抢夺自己的资源。他认为,这种误区产生的重要原因,在于现行的科技评估体系还有不尽合理之处。

“科研 机构间不合理竞争关系的产生,源于现行评价体系将科研人员的职位晋升、资源获取乃至工资待遇,都与其科研成绩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王树国表示,这就导致科 研人员将科技成果看得过重,“谁的成果先出来谁受益,这很容易使人们相互提防。我们需要适当弱化成果与名利的联系,变竞争为共赢”。

  需要制度调控

事实上,对于大型科技仪器的共享问题,相关部门也在不断摸索改进措施。早在多年前,教育部就设立了高等学校仪器设备和优质资源共享系统项目;近年来各地建立的区域性共享平台也越来越多。然而受各种条件所限,这些举措的效果有限。

一直关注此事的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钱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国尚缺乏奖励和约束科研机构共享仪器的调控机制,导致科研人员“动力不足”。

据钱锋介绍,大型仪器设备的购置和运行维护费用一般都很高,但这笔费用大部分为国家投入,而且由于仪器设备的利用率和使用效益并没有与单位利益直接挂钩,导致这些设备用好用坏一个样,用多用少一个样,利用效率自然难以提高。

对此,他建议相关部门应制定一套专门的激励机制和考核制度。“通过评估,对仪器使用率高、管理措施落实好的单位和人员予以奖励。而对于设备共享率过低的 单位和部门,可以通过削减其相关专项经费投入的方式予以警告,如果能够双管齐下,相信我们的仪器设备共享率会有明显提高。”钱锋说。

免责条款 | 隐私保护 | 咨询热点 | 联系我们 | 公司简介 | 批发方案 | 网站地图
© 2005-2019 仪器仪表专卖店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顺达路300弄56号 Tel: 021-69972331 69971975 E-mail: 2850665479@qq.com
ICP备案证书号:沪ICP备09015696号
Powered by 仪器仪表专卖店-上海圣科  仪器仪表 电子分析天平
rss